大发赌场

首页 > 正文

母亲(5)

www.hhsh01.com2019-08-23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《母亲》目录

  吴小蝉和唐果刚认识的那段日子很快乐。

  在乡村中学的小蝉每天晚上就会给唐果打电话,俩人总会聊很长时间的电话。那个时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说呢?

  或许是因为寂寞。小蝉孤身一人在G城最偏远的C镇工作生活。虽然有个三叔离得很近,走十分钟就到三叔的家,但是小蝉跟三叔一家不亲。从记事起,三叔一家和周围的陌生人一样,小蝉没有感受过任何亲情。三叔是镇子上司法部门的领导,总是一副很严厉的表情。三婶是个精明的人,待人非常热情,总是说家里刚不久杀了鸡或鸭,小蝉你怎么不早点过来啊,今天家里没菜了。你以后常来啊!和小蝉说话最多的是堂弟红子。

  红子比小蝉小一岁,高中毕业后去了山里的一个村子当村官,经常写些诗歌。他花了十万块钱的彩礼娶了一个小娇妻。小娇妻不是过日子的人,离家出走。红子的彩礼钱打了水漂。他南下广东,四处寻找那个绝情的女人。寻找一段时间没有找到,他去了温州,在温州的一个厂里担任司法顾问。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小芳。小芳非常能干,和他开了服装加工厂,日子过得越来越好。最近一段时间,镇子上的司法所长退休了,红子填补了空缺,成为代理所长。

  红子和三叔一样,总是用批判的眼光看待任何人和事。红子说小蝉情商不高。小蝉曾经为此恼火,现在想来这话确实没错。但凡小蝉情商高一些,也不至于后来一个跟头接着一个跟头摔倒,摔得那么惨。

  小蝉也曾想安安心心扎根农村教育,找个农村人,过世外桃林的生活。她对调动工作或者考研、考公务员没有任何信心。她舍不得铁饭碗,也不敢出去自谋生路。她只想找个老实人,安安稳稳过一辈子。秦风是大家公认的才子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个子不高,却很有魅力。秦风和小蝉一个办公室。他经常给同事们带东西吃。秦风的母亲厨艺非常好,卤出来菜浇上调好的辣椒、醋、生抽,特别美味。每次小蝉想到秦风带来的卤猪蹄、凤爪、鸭翅膀时,总是回味无穷。有一年元旦,秦风带着一群同事去他家玩,其中就有小蝉。

  去秦风家需要经过高高低低、弯弯曲曲三十里的山路。三间红砖白墙的房子坐落在青山绿水之间,房子前面种满了桃树、梨树,周围有一望无际的茶园和毛竹林。春天来的时候,漫山遍野开满了映山红、桃花、梨花,美如仙境。秦风经常扛着画架四处采风,画山水田园、花草树木、飞禽走兽。每到月亮升起的时候,悠扬悦耳的笛子声就会从秦风魔幻般的手指中流淌出来。

  如果和秦风这样一个有趣的人过一生也很好。小蝉听秦风说他的艺术生活时,浮想联翩。

  如果秦风喜欢她,她就和他在一起。小蝉啃着卤猪蹄、看着秦风门上写的春联、挂在墙上的山水画感觉美好极了。谁说山里的生活苦呢?

  从秦风家回来的路上,路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,秦风向小蝉表白:“小蝉,我喜欢你很久了!我们在一起吧!”

  当时正在下山的小蝉一慌神腿脚发软,一脚踩空了,摔了下去。秦风以不可思议地速度抓住小蝉的手,把她一点点的拉到身旁。小蝉吓坏了,半天没有回过神。她的雪白的裙子在地上蹭脏了,裙角被树枝刮破了。看着雪白的裙子变成了丑陋不堪的模样,小蝉的心沉了下去,没有说话。她的隐居世外桃源的梦想破灭了。回到学校后,秦风再也没有提起他喜欢小蝉的话。如果小蝉没有在下山的时候摔跤,人生会不会有所不同呢?

道路,至少在那时那地的我们觉得我们选择的道路无比正确,除此之外无路可走。

  在C镇中学工作了三年后,和小蝉年龄相仿的人陆陆续续成了家,有了稳定的生活。小蝉接受命运的安排,不再等待爱情,开始相亲。

  就这样,她认识了唐果。她最初喜欢唐果的时候,是因为他的名字。唐,糖糖,多甜啊!还是果子,那就更甜了。一辈子有这样一颗糖果,应该不会苦了吧?将来他们有了孩子,就叫唐心。嗯,糖心,甜到心里。小蝉同意见面。原定周末的时候,小蝉回到G城后再见面。没想到大姐带着唐果、唐果的大哥和一辆车来了。他们看到小蝉的锈迹斑斑的铁锅和菜刀感叹:“这日子过得太苦了!有多少天没见油水了?”

  小蝉羞愧得恨不得钻到墙角的老鼠洞里,再也不出来。

  唐果果然很甜,浅浅的酒窝盛满了蜜糖,眼睛里闪耀着迷人的光芒。这个男人高大帅气,谈吐不凡。小蝉醉了。

  唐果的大哥开着车去了县城里一个豪华的酒店。那家酒店是唐果的姑姑的产业。唐果的姑姑穿着宝蓝色的无袖长裙,优雅大方,带着他们进了一间雅致的房间。新鲜的水果静卧在餐桌上等着人们品尝。

  唐果提前做好了功课,知道小蝉的口味,体贴周到地点了小蝉最爱吃的菜,吃饭的时候,照顾得很周到,让小蝉受宠若惊。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!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这样一个这么帅的人宠着,捧在手心里,谁能受得了这样的糖衣炮弹?

  吃完饭后,大姐和唐果的大哥先回家了。唐果带小蝉去看电影。

  从小到大,小蝉非常看电影。好吧,这个男人也太会讨女孩子喜欢了!那一次他们在一起看了《泰坦尼克号》。看着杰克逐渐被冰水淹没,萝丝坐在杰克给她的木板上有气无力地吹着哨子,小蝉哭得一塌糊涂。唐果不停地把餐巾纸递到小蝉的手里,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。

  至今为止小蝉依然记得雪白的餐巾纸上的清香和后背上柔柔地拍打,她想:

  “一辈子能有这样的男人宠着,也很好!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
热门浏览
热门排行榜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